当前位置:主页 > 互联数字 >不是别人爱炫,只是我们太弱 >

不是别人爱炫,只是我们太弱

2020-06-14 472浏览 互联数字

不是别人爱炫,只是我们太弱

所谓「炫耀」的三个案例

我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曾参加一个社团的迎新,每个人自我介绍,轮到一个一身LV、手拎爱马仕的女孩子时,说起爱好,她想了想,说:「喜欢跑车。」然后很淡定的坐下了。很多同学你看我,我看你,彼此投以「炫富」的判断目光:「这个妹子是来拉仇恨的!」

但是在后来的小组聊天中,我们发现这女孩子谦逊乖巧、真实自然,并不属于我们所知那类热衷「炫富」的人。真实的情况是,这女孩从小家境就很优越,周边朋友也都是彼此相当的家境。在她和她朋友们的生活中,一件香奈儿和很多人眼中的优衣库一样普通。她也从来没有觉得说自己喜欢跑车是炫耀,因为在她的生活圈子里,喜欢跑车就和很多人喜欢邮票一样普通。

为什幺她「衣着香奈儿、爱马仕,说喜欢跑车」,我们就会觉得她炫耀,而如果她「衣着Only优衣库,喜欢吃肯德基」,我们就不会觉得呢?不是因为她炫耀,而是我们太弱。挣扎在基本生活水準的我们,面对一句从容淡定的「喜欢跑车」之所以瞬间心生鄙视,原因不是人家爱炫,而是我们太穷。

刚毕业的时候,有个同学去了瑞银集团(UBS),他的年薪大约六十到八十万人民币。那年就业环境很糟,基本上能有个年薪十二万人民币的工作已经不错了。我们有同学得知后向他恭喜,并开玩笑求包养,而他一脸无奈的说:「其实这个工资我不满意。」

有些人对我说:「他太能装了,炫耀啥?」意思是:「你他妈的还让不让我们活了?」

但是仔细想想,他暑期实习的单位要比瑞银集团还厉害,而且我们同学之中他这个级别的大神,以及一些在我们看来成绩、身体素质、综合能力等不如他的大神们,的确有好几个找到比他年薪更高的工作。对这同学而言,那个工作确实不是一份理想的工作。他有一百万年薪以上的实力,但拿着六十万年薪的工资,想想确实有些遗憾。

为什幺他「拿着六十万人民币以上的年薪而遗憾工资低」,我们就会觉得他炫耀,而如果他「每个月拿三千人民币,抱怨工资低」,我们就不会觉得呢?不是因为他炫耀,而是我们太弱。辛苦如狗一样找工作的我们,面对抱怨六十万人民币以上年薪的无奈表情会瞬间心生鄙视,原因不是人家爱炫,而是因为我们太矬。

有一个学长跟我们发牢骚,说他找不到女朋友。但是这学长每天身边莺歌燕舞,被各种美女环绕,给人感觉就是天天约会对象都不重複的那种高富帅,结果跟我们一群鲁蛇抱怨没有女朋友。很多弟兄跪了,高呼:「哥,能不要炫妹子了吗?求求你了!」

后来这个学长和一个海外留学归国的二代女神在一起了。现在想想,这位学长在金融圈工作,擅长国标舞和钢琴,父亲是大学教授,自己有六块腹肌。这种高品质男生想找匹配的妹子确实不太容易。想想之前每天围绕在他身边的「庸脂俗粉」,确实难以让这位睥睨鲁蛇的男神看上眼。他的牢骚确实情有可原。

为什幺他「发牢骚没有女朋友」我们就会觉得他炫耀呢?不是因为他在炫耀,而是我们太弱。对于一般人来说,能有一个女友就不错了,哪还能有机会像他一样有那幺多妹子可选。我们对他的抱怨,原因不是人家爱炫,而是因为我们太弱。

觉得别人炫耀,大多是因为你「没有」

要这幺回忆下去,八天八夜不够用。我们对别人炫耀的鄙视,其实大多诸如此类—人家不是在炫耀,只是我们太弱!我们总把一些人的无意识流露当作炫耀。而事实上那被我们当作炫耀的东西,在人家看来普通到不用考虑说出来之后带给人的感受—谁会介意告诉别人「我吃了一碗难吃的米饭」呢?当然,你在每天吃不上米饭的人面前,还是有可能被看作在「炫耀」。

我们在哪里欲求不满,就在哪里愤怒。我们在乎的不是他们有什幺,而是跟他们相比我们没有什幺。我们评定一个人是否在炫耀,不是根据他说的内容本身,而是根据我们对他拥有东西的稀缺程度,而对此的愤怒及衍生出来的敌意,根源于我们的欲求不满。「我想要的我弄不到,你有了还抱怨太少,啊啊啊你这个贱人!『马太效应』不是你这样玩的!」欲望真的是化腐朽为神奇的魔法剂,一句普通的坦言经它点化,立刻变成炫耀。随口一说带来的敌意就这幺洒脱,欲望一起,呼啸奔腾。

一个十恶不赦的学霸面对九十九分时的纵横老泪,只有另一个恶贯满盈的学霸才能理解,面对学渣们嫉恶如仇的眼神,他们是那幺的无辜又无助。

一个肉嘟嘟的富婆在难民面前一边吃肉一边舔嘴咂舌,这就是赤裸裸的挑衅;但在一个苗条女神面前,这就是自取其辱;在另一个肉乎乎的肥婆面前就会听见:「矮油,自己人啊!是吃清蒸的还是红烧的?」

社会环境如此複杂,欲望诉求如此多元,稀有资源如此繁杂,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语言忌讳要多出许多。因为你真的不知道自己多幺习以为常的事情,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会被一些人认为是多幺的「炫耀」。

如果你在一九六○年代,逢人就问:「吃了吗?」你就是在炫耀;在工科学校问:「哥,你看我妹子靓丽吗?」你就是个贱人。

当一个爱情美满、事业丰收、哈佛毕业、身材健硕的帅哥发出这样一则近况:「今天和老婆开着新买的布加迪威龙回母校,好开心!另外被同学说八块腹肌快没了,好着急!」穷人会觉得他炫耀「布加迪威龙」跑车,老光棍觉得他炫耀「老婆」,非名校会觉得他炫耀「哈佛」,排骨男会觉得他炫耀「腹肌」。当然,对于非名校、又老又穷的排骨男光棍来说,这近况就是让他开八个免洗帐号开始攻击的节奏;但对于和发文者一样事业有成、身体健硕、家庭和睦的哈佛同学来说,这就是一个随口抱怨,底下留言不过是「哈哈哈」而已。

记得当年小瀋阳(沈鹤)说:「啥叫善良?别人吃不上肉,你吃上肉别舔嘴咂舌就是善良。」投资银行业喊「工资不够高」,品牌谘询顾问哭了;品牌谘询顾问喊「平台不够高」,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哭了;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喊「生活太单调」,科学研究员哭了;科学研究员喊「生活保障低」,传媒业哭了;传媒业喊「工作不自由」,在国营企业的哭了;在国营企业的喊「升迁无前途」,公务员哭了;公务员喊「社会地位低」,投资银行业哭了⋯。

将更多注意力放在进步上

「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」,只有见过真正的大江大海,才不会轻易鄙夷未见过波浪滔滔的叹息。当我们一再被某个言行激发反感甚至激怒,而原因是「认为他在炫耀」时,可以明确告诉自己:「我在这方面很弱,确实很弱。」当我们还很弱小的时候,唯有学会淡定与包容。不要去攻击别人的「炫耀」—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在炫耀,因为这只会暴露我们的软弱而已。

哪怕你想掩饰好自己的短缺,也要将更多注意力集中在「进步」。因为当你满心咒怨,谩骂一个炫耀贱人的时候,实际上人家可能只是无意识将自己最普通的一面流露出来。你这一怒,就暴露了你的阶层、你的贫穷、你的丑陋、你的愚蠢等任何本来一直想掩饰的方面—没有比愤怒更能赤裸裸将一个人彻底暴露的事了。

每次面对炫耀,与其任凭不爽和愤懑憋出内伤或骂出外丑,倒不如好好利用这股黑暗能量,刺激自己工作更努力、学习更刻苦、化妆更认真、减肥更起劲。这样,你不仅逃离了无休止的样貌羞辱、智力比拼、财富虐杀等精神折磨,还有更多机会去缩小这段差距,并减少其带来的精神压迫。更为关键的是,在这个过程中,你会慢慢认同这种差距的合理性—先天稟赋、后天机遇和努力等综合作用下的合理差距,你的痛苦会被这种合理性逐渐削平。

曾国藩说:「欲宏其量,必扩其识。」我们的愤怒源于自己的脆弱—欲求不满,弱小而不能达到对自身的期待。当我们的能力配不上自己的野心,就会很痛苦;当这事实被别人从容的公开展示,我们就会更痛苦。痛苦,就是因为我们太弱。变强,只有变强。当我们够强大的时候,就很难被冒犯到,因为曾经刺激到我们自尊心,被我们认为是炫耀的东西,已经变成家常便饭甚至不屑一顾的杂物。当年让我们心灵激荡的东西,已经不会重新纳入我们眼界。从容,就是因为我们变强。

「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」,追根究柢是以自身稟赋和能力为基础。只有开拓自己的眼界和见识,才有可能过上一种更高品质的精神生活。从容,从来不是一种刻意表现出来的状态,而是一种以实力为根基的自然散发。

摘自《今天就脱鲁的竞争力》

不是别人爱炫,只是我们太弱

数位编辑整理:陈子扬
Photo:pixabay,CC0 Licensed.